文章标题: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山西省名人联合会 天下山西名人期刊 山西名企 山西名校 山西名医 理事会员单位 影像展示 投稿留言 联系我们
三晋历史名人 山西籍院士 山西籍将军 山西籍省部级领导 山西籍市厅级领导 晋外山西籍文化艺术家 晋外山西籍企业家
天下山西名人期刊
      高端论坛   (15)
      特稿   (29)
      专访   (8)
      三晋名校   (4)
      养生堂   (10)
      太行明珠   (3)
      名企风采   (1)
      封面人物   (30)
      本刊专访   (3)
      名人养生   (1)
      高端论坛   (13)
      名家视点   (0)
      海外撷英   (7)
      本刊特稿   (1)
      名家咏晋   (22)
      实业名家   (16)
      长河撷英   (3)
      古邑新风   (4)
      名人专约   (4)
      资讯   (39)
      八方飞鸿   (10)
      名人艺苑   (63)
      历史名人   (68)
      太行丰碑   (22)
      凡人奇事   (35)
      专家视点   (29)
      岁月留痕   (22)
      星河选萃   (33)
      名人往事   (28)
      晋商新锐   (26)
      当代英才   (62)
      三晋骄子   (50)
      名人专访   (0)
      会员之窗   (3)
      山西往事   (3)
      山西名人追踪   (3)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山西名人  >  2011年第2期   >  名人往事 上一页
  “我是被柴大使拉过来的”  ——陈香梅与柴泽民的“统一”情缘
作者:孟红

   

    为了促进新中国的统一大业及利于开展和促进中美友好往来,我国首任驻美大使柴泽民在美国任职期间,十分注重多方面广交朋友,建立友谊。做好国会工作是对美工作的重点之一。柴泽民曾经通过朋友的介绍,结交了不少议员及其他重要朋友,他们在中美关系的发展上起了积极作用。陈香梅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柴泽民寻找机会巧妙做陈香梅的统战工作

    陈香梅女士是美国共和党少数民族委员会主席,她是台湾在美国会中“院外集团”(即游说团)的重要一员。陈香梅祖籍广东,1925年6月23日生于北京。她原是国民党中央通讯社记者,抗战时采访、结识了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队”总指挥陈纳德将军,两人相恋,结为伉俪,生有两个女儿。蒋介石亲自为她的两个女儿取名“美华”、“美丽”。1972年访华前一周尼克松接见了陈香梅。当时陈香梅主要负责美国与南越的联络,但因为与尼克松熟悉,帮助他竞选,有关中国的事情尼克松也会跟她谈。在那次会见中,尼克松东拉西扯,一会儿说蒋介石,一会儿说毛泽东,虽然没有明说,但暗示美中可能实现关系正常化,他说两国关系重要,要加紧进度。陈香梅对尼克松和基辛格的评价是,一方面两人都有远见和智慧,另一方面,两人很会投机。1975年,蒋介石去世,陈香梅作为美国总统的代表,赴台参加葬礼。她在美国国会中有许多朋友,所以台湾当局利用她在美国作“院外活动”。1978年12月15日,陈香梅与共和党领袖正在开财务会议,与会的前总统福特突然被召到白宫开会,说有要事宣布。旁边的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贝克与陈香梅猜测,此事可能与跟中国建交有关。果然如此,陈香梅的第一反应是,时间差不多了,不觉得惊奇。当天下午,她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各方纷纷向她打探消息。随着形势的变化,她的思想也发生变化,认识到海峡两岸的分裂状态不应再持续下去,中国的统一是大势所趋,众望所归。但至此时,由于与中共没有作过任何一次直接正面的接触,陈香梅对中共还有较深的戒心,与中国驻美联络处并无来往,直到中国驻美首任大使柴泽民把她给“争取”过去。

   

    中美建交后,中国驻美大使柴泽民想要见见陈香梅,做做她的工作。很多人反对,说陈香梅是中国的对手,不可能拉过来。柴泽民说:“我也没想着拉她过来,哪怕她站在中间,了解问题的真相就行了。”柴泽民深知陈香梅女士在美国华侨中颇有影响,哪怕她保持中立,台湾当局对美国国会的影响力也将受到削弱。……

    于是,柴泽民找人给陈香梅传话,表达想见面的意愿。陈香梅答应见,但是见面的地点,双方僵持不下,柴泽民想在使馆见,陈香梅想在自己家里见,最终没有见成,因为双方互不信任。

    后来,柴泽民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做陈香梅工作是他外交生涯中感觉比较满意的一件事。他说:“陈香梅与蒋介石、蒋经国的关系很好,是蒋氏国民党有力的支持者,在美国做院外活动,给台湾当说客。严格地说,她应该是我们的对手”;“我觉得应该做陈香梅的工作,当然很有可能碰钉子”;“哪怕她站在中间,了解问题的真相,只要她不骂我们就行了”。

    柴泽民先对陈香梅的情况进行了进一步的了解,然后深谋远虑地决定与她深谈一次,于是通过一位教授向陈香梅致意。陈香梅表示十分愿意与中国大使会晤,提出可否不在中国驻美大使馆。

    直到1980年5月,时任中国国防部长耿飚访美,柴泽民与陈香梅在国民党一位前将军宴请耿飚的晚会上见面了。

    他俩的见面,是经过安排牵线,在旅居美国的原北平军训部国民党方面的黄埔军人蔡文治将军家中进行的。在蔡家见面时,柴泽民带去了两瓶贵州的茅台酒做见面礼,还有两罐云南火腿。

    开始的时候,陈香梅不免有些紧张,因为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与中国共产党的官员握手,第一次与中国共产党外交官正面接触。

    随着谈话的深入,两人政见的差异和感情的隔阂逐步消失。蔡文治将军款待两位特殊客人的晚宴是中国火锅。炭火炽红,鲜汤沸腾,大家边吃边谈,越谈越投机。陈香梅仿佛又回到战火纷飞的抗战年代,眼前这位西装革履的中国大使又变成一身戎装的八路军指挥员,大家身处同一战线,正在商讨如何抵抗日本侵略军……

    柴泽民语重心长地恳切告诉陈香梅说:“我们国家多灾多难,过去饱受帝当主义压迫和欺侮。现在解放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但是由于台湾问题尚未解决,致使祖国至今不能统一,现在台湾和祖国分离已30多年了,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样长期分裂下去。你是否能做做台湾的工作?希望台湾能及早回归祖国。”

    陈香梅女士完全同意柴泽民的话。她说:“是呀,这个工作我们大家应该来做。中国这一百多年来老受帝国主义的欺负,我们祖国统一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略作停顿,陈香梅继续坦诚地说:“中国人的事,就要靠中国人自己来解决,不要靠外国人,美国也是靠不住的。”“我是炎黄子孙的一员,有一颗中国心,理应作些贡献。”

    柴泽民由衷地赞赏道:“这个话说得很好!”略作停顿,他以充满希望的口吻继续说:“你到台湾见了蒋经国,劝劝他走统一的道路。如果祖国统一能在蒋先生手里完成,他的美名将会流芳百世!”柴泽民还让陈香梅捎口信给蒋经国,希望他有生之年能回大陆看看。

    “好呀!”陈香梅痛快地答应了。

    接着,柴泽民热情邀请陈香梅能回大陆看一看,并说:“现在的大陆与过去大不一样了!”陈香梅高兴地说:“要回去!要回大陆去看看,不过要等里根竞选总统后才能成行。”

联手让即将出席里根总统就职典礼的台湾代表团团长“生病了”

    1979年3月1日,中国驻美国首任大使柴泽民在白宫向美国总统吉米·卡特递交了国书。那一瞬间,鲜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随着雄壮的国歌声冉冉升起,迎风招展。与此同时,大使馆的中国外交官把闪亮的刻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的中英文铜牌挂在大门外。这晚,柴泽民在华盛顿举行招待会,热烈庆祝中国驻美大使馆开馆。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像世上万事万物同样都要遵从的规律——“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中美建交联合公报的公布,只是一个好事的开始;作为新中国第一位美国大使,柴泽民在太平洋彼岸的土地上履行职责的同时,各种问题和矛盾依然接踵而来。后来他不无幽默地回忆说:“我在美国工作的那几年的特点就是不断地交涉……”就在柴泽民向卡特总统递交国书的12天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分别通过了违反中美建交协议的关于美台关系的立法议案。卡特总统签署的《与台湾关系法》,公然把台湾作为政治实体置于美国的“保护”之下。这种“一中一台”的做法给两国关系埋下了祸根。为了这个问题,柴泽民在任期内曾向卡特、里根两届政府进行了数十次的交涉。

    中国驻美大使馆开馆后,正式担任中国首任驻美大使的柴泽民办的一件得意之事,就是让出席里根总统就职典礼的台湾代表团团长“生病了”。里根在总统大选中获胜后,台湾应邀派出代表团参加他的就职典礼这一举动显然违背了中美联合公报的精神。柴泽民就此向美国国务院和白宫提出严正交涉,但美国方面在此问题上来回踢皮球,柴泽民急了,他找到具体负责中国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如果台湾代表团参加就职典礼,我就不出席了。”柴泽民义正辞严的立场和态度及竭诚的努力最终发挥了效力。

    里根就职典礼举行的前一天,共和党少数民族委员会主席陈香梅找到柴泽民,说:“给你报告一个好消息,台湾代表不会参加总统就职典礼了。”

    “为什么呀?”柴泽民明知故问。这位当年美国“飞虎队”队长陈纳德的遗孀拖长了声音笑着说:“病了!”柴泽民听了微微一笑说:“他就不该来。”

    几个小时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正式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大使柴泽民阁下已受到美国官方邀请,代表中国出席新总统的就职典礼”,“任何来自台湾的人士出席典礼将只能作为私人参加,没有任何官方或代表的资格。”

    站在观礼台上的柴泽民一身笔挺的中山装,在华盛顿冬日的和煦阳光下显得那样引人注目。柴泽民毫无轻松感。“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他只感到外交工作的艰难和沉重。

    后来,陈香梅回忆起这段时光,曾经不惜笔墨多次提到:

    柴泽民大使是山西人,山西口音甚重,他是我在华府正式接触的第一位中共高级干部,中美建交后第一位被派到美国当大使的外交官,是中共绝对信任的党员,曾任驻埃及大使。柴氏虽然不懂英语,但出入有翻译,口若悬河,笑口常开,因此在外交圈中很活跃。他喜欢和朋友讨论问题,即使你不同意他的见解,他也从不发怒,只会说:“这个,这个值得研究。”有时他也会说:“这是不同的观点。”但他从来不在美国人面前批评美国人不了解中国。

    柴泽民在任的那5年,算是美、中关系较为密切的时代。

    他只带夫人上任,没有一个孩子跟他来美国,这在外交圈中是少有的事。他一直住在使馆里,柴泽民在任时,馆内有些空地用来种花种菜,每逢有新鲜的瓜菜他都会亲自写张条子让秘书送到我家中。

陈香梅多次来中国期间经常与柴泽民会面

    1979年底的一天,陈香梅突然打来电话,要请柴大使吃饭,并说她要到中国去,与她一路同行的还有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副领袖。

    柴泽民答复她:“我报告国内后再通知你。”

    1980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竞选人里根击败卡特而获胜。时隔不久的11月下旬,在一个雪花飘扬的冬日,中国驻美第一任大使柴泽民亲自到水门大厦顶楼陈香梅私人寓所拜访了陈香梅,在与陈香梅见面时,首先祝贺里根获胜,然后表示,受邓小平的委托,邀请陈香梅尽快到中国访问。随即他郑重地递交给陈香梅一张中国领导人邓小平的请柬。并且当场商定:陈香梅一行将于12月30日到达北京。

    陈香梅当即向里根总统作了汇报。里根总统很快采纳和批准了她的建议,并委任她为总统特使,出访北京。

    1980年12月30日,陈香梅带着里根的亲笔信,和美国参议员共和党副领袖史蒂文斯夫妇一道访华。

    陈香梅终于满怀激情,重新踏上了阔别31年魂牵梦萦的中国大陆(阔别出生地北京半个多世纪),与邓小平见面。她感慨万千地说:“我又寻到了我的根,我不再是浮萍了。”

    1981年元旦,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接见了陈香梅一行。陈香梅将里根总统的一封亲笔信当面交给邓小平,彼此进行了坦诚而亲切的交谈。在欢迎宴会排座次时,邓小平让陈香梅坐在第一贵宾的位置。他说:“陈香梅坐第一,参议员史蒂文斯先生坐第二。因为参议员嘛,美国有100来个;而陈香梅嘛,不要说美国,就是全世界也只有一个。”第二天,海内外各大报均在头版重要位置刊登陈香梅与邓小平握手的相片,并配发了新闻报道。

    在大陆期间,陈香梅还与她的堂舅廖承志单独见了面。廖承志除了陪同陈香梅与国家领导人邓小平见面,还特意请陈香梅到自己家里欢聚。陈香梅与堂舅廖承志、舅妈经普椿、表弟廖晖等一家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融。不论是在饭桌上还是在客厅的谈论中,廖承志除了和陈香梅叙旧,关心现在依然在海外的亲戚,更多的是谈论国家大事和国际局势。他们多次聊起祖国统一和中美关系的话题,这让初次和廖承志见面的陈香梅觉得,廖承志先生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放到了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上了。

    随后,陈香梅一行于5日离开大陆,经香港飞抵台北在台北。蒋经国分别在6日、8日两次会见陈香梅。

    从此以后,陈香梅频频来往于海峡两岸,由“台湾说客”变成穿梭大洋两岸与海峡两岸的“民间大使”,起了不可替代的特殊桥梁作用。

    1989年冬,陈香梅亲任团长率领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办的、有众多台湾经贸界人士参加的工商经贸考察团访问中国。在北京他们下榻钓鱼台国宾馆,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90年5月,陈香梅趁热打铁,又一次组织台湾工商考察团到大陆访问。

    陈香梅多次来中国期间,还经常与柴泽民会面,老朋友重逢,自然是欣喜万分,有说不完的话题。陈香梅曾写下这样一首诗:“40年来家国,万千里路山河。惆怅两岸书剑,何日期许共和!”她在为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而努力着,期待着。

    穿梭两岸的陈香梅确确实实一直在竭尽全力地做着沟通工作。陈香梅曾经这样幽默地说:“我是被柴大使拉过来的。”

    2010年6月7日凌晨,中国驻美首任大使柴泽民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中国公关网”发表的悼念词说:“柴泽民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把毕生精力全部贡献给了他为之奋斗的共产主义事业。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干部。要学习他的优秀品质,化悲痛为力量,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努力奋斗。”“如今,老人已经远去了”。一位参加送别的老外交官说,柴大使作为贯穿上世纪70年代始末的中美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的一个“句号”和进入新时期的中美关系的一个“冒号”,他是一位承上启下的“枢纽人物”。作为外交部门的老战士,他留给中美两国人民更多的是传奇与思考。

    闻知这一噩耗,陈香梅尤其对老友柴泽民深表惋惜和悼念。据《侨报》刊载的题为<陈香梅忆老友柴泽民:他穿针引线把我来“争取”>的文章报道:

    听说柴泽民大使去世,美国著名华人活动家陈香梅女士感叹道:“非常可惜,他走了”;“我们非常怀念他”。

    陈香梅告诉侨报记者:她与柴泽民是30年的老朋友,柴泽民来美当大使不久,两人就认识了。

    回顾以前与柴泽民交往的历史,陈香梅对侨报记者说:“我觉得他很诚恳,说话坦率,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30年来,陈香梅与柴泽民一直保持联系,陈香梅到北京访问,他们经常一起吃饭聊天。陈香梅说:“虽然我们常有不一致的地方,但常来往。我对他很尊敬,老人家蛮好的。”

    说起柴泽民的个人风格,陈香梅说,他资格较老,年纪较大,虽然不懂英文,但因为做过很多国家的大使,经验丰富,经常出去与各方联系。她说:“这位老人家为国做事,很努力。”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留言反馈
编辑部电话:15713506520 0351-4043271      编辑部邮箱:txsxmr@126.com   网址:www.txsxmr.com   地址:太原市解放路103号中盛国际大厦8层
版权所有:《天下山西名人》编辑部   晋ICP备07002166号   技术支持:威泰克数码科技